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章 没有为什么
    纪如锦也不是没有信心,只不过是有点脾气了。

    左胤之前明摆着讨厌她,又不好直接拒绝许老,就故意晾着她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特助生病了,就想起她了啊?

    “左先生看过我的策划书了?”她也没正面回答左胤自己到底有没有信心,先是抛出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左胤点了点头,看她接下来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左先生觉得策划书还行么?”她又问了一句,温温柔柔的声音让人听了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些问题,但大致上我很满意,否则,也不会提出让你接替黎特助了。”左胤这番话倒也给了纪如锦一个台阶下,毕竟她只是一个在校学生,不管是经验还是阅历方面肯定都不会比黎特助强。

    纪如锦听完之后心里也舒服了点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的行程可以按照策划书上进行么?”她又征询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左胤就笑了,这女人他还真是瞧了:“可以,如果有什么其它问题,我会直接和你提出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立即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有信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眉眼弯弯地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左先生,这边请,您可以先去礼堂里面的休息室准备,其它工作我会安排好。”

    左胤挑了挑眉,没想到她进入角色倒是很快。

    在a大的演讲十分成功,左胤不但言语幽默,举的例子也很生动,深刻,演讲的过程中,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**。

    演讲结束之后,纪如锦又和保全公司主管联系,一路护着给那些大学生签名的左胤出了校门,上了车。

    副驾驶上,纪如锦坐下后,也重重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不用她站在台上演讲,可是她要在台下播放,还要负责带头鼓掌,又要安排离开的保全工作,好在她对a大了解,之前又做足了功课,倒也是有惊无险地顺利完成了。

    进了两个多时演讲的左胤此时倒仍是神清气爽,今天的演讲很成功,令他十分满意,想到这里,目光不由落在了副驾驶座上的纪如锦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,她正低着头看行程表,长发垂下,遮住了她的脸,许是碍到了她的视线,抬手将发丝拔到了耳后,露出了光洁细腻的脸颊,长睫卷翘,鼻头的尖尖的,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上去,粉色的双唇微抿,似在思考着什么,神情十分的专注。

    “左先生,明天要去市体育管演讲,待会儿你先回酒店,我要先去体育管那边看看现场布置情况如何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条条抄在了记事本上,一边说着,转过头看向左胤,却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眼睛,倏地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左胤淡淡地收回了目光,心情却有些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盯着一个女孩竟看得出神了?

    真是见鬼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纪如锦一直是早出晚归。

    因为黎茉一直在医院,所以,纪如锦每天除了跑去酒店帮助左胤做关于演讲的,还要去场地进行各项事情的安排,到后面甚至连他演讲时要穿的服装都要准备好。

    这天,慕萧寒坐在床上看了眼时间,已经是十点半了,却还不见纪如锦的人影,终于忍不住拿出了手机拔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纪如锦正在整理演讲稿,桌上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来一看,阿慕……是什么鬼?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将这个名字和慕萧寒联系在一起,而慕萧寒当初将这个号码存起来,又用这个名字,是因为阿家的开头字母是a,会在通讯录里排第一位,如果纪如锦有事找她,会第一眼看到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然而,纪如锦并没有想到这里,犹豫着要不要接。

    “家人催你回去了?”左胤正在看稿子,他不喜欢吵闹,听到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不悦地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纪如锦见他不高兴了,立即挂断了:“不认识的人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被她称为不认识的人见自己的电话被挂断,脸色可用三九霜寒天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上次,她不知道号码,挂断情有可原,可是这次看她还敢找什么籍口。

    慕萧寒再度拿起了手机,打给了易翎。

    纪如锦忙到十二点半,才将所有的事情整理清楚,伸了个懒腰,一看时间已经这么晚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很晚了,隔壁有间客房,你去睡吧。”左胤看了一眼神色疲惫的纪如锦,声音已没有了以前的冰冷和疏离。

    因为这几天,纪如锦对工作的投入和专注他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也不像外面那些女人,一见到他就恨不得全身都粘上来,反而一直保持着距离,穿着也是中规中矩,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必须回家,您放心,明天我一定会准时到。”说完,背着包就匆匆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左胤神色就有点复杂了,若换成别的女人,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握这种机会吧?

    可是这个女人却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,走得还那么快,难道他会吃人不成?

    “我送你下去。”左胤几乎是不加思考地,拿起椅子上的外套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纪如锦愣住,想拒绝,可是男人已经走到她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等电梯的时候,她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,于是拿出手机,假装开始刷了起来,不过,她因为是才拿到的新手机,甚至不太会用,很多软件也没下载,所以,点了两下,发现竟然没什么可刷的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习惯。”突然,耳边响起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?”她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电梯到了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左胤却觉得自己这句话也没什么意思,笑了笑,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纪如锦却是一头雾水,可是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他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索性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到了大厅,纪如锦退后了两步,弯下腰谢道:“左先生,谢谢您送我下来,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,您早点上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左胤就蹙起了眉,虽然他喜欢有礼貌的人,但是纪如锦却太礼貌了,左一个您右一个您的,让他有种自己都七老八十的错觉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着你上车。”他继续往门口走去,却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纪如锦只好又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她又要弯腰道谢,左胤这次直接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上车吧。”就怕再听到她动不动您啊您的!

    纪如锦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让这位难侍侯的大爷生气了,“哦”了一声,走到台阶外面,这时,一辆黑色的捷豹开了过来,停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车,纪如锦马上就认出来了,紧接着就看到易翎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纪姐,上车吧。”易翎为纪如锦打开后座车门时,看了一眼站在酒店大堂门口的左胤身上,又立即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纪如锦想着今天又省了几十块打的费,高兴地点了点头,结果,看到车里坐着谁时,笑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她坐好,把包放下,看着慕萧寒十分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但是,某人只是冷冷地看着外面,纪如锦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原来是左胤,于是指着窗外的人道:“左胤,你认识吧?左副统的长子,左氏的掌权人,这次来咱们椿城演讲,我就是给他担任演讲助理。”

    慕萧寒怎么会不知道左胤,而且,纪如锦能当这次的助理,也是他要易翎在背后操作的,至于具体是怎么做的他并不关心,反正他的目的是达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纪如锦当了这次的助理,会每天忙到这么晚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什么也不做了,让她老实待在学校上课不是更好?

    纪如锦见慕萧寒不理睬自己,立马识相地闭嘴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性子真是阴睛不定,一不心就有可能惹得他生气,真是和左胤一样难伺候的主啊!

    “为什么挂电话?你们在上面做什么?连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?”慕萧寒丝毫没发现自己语气里的酸味,声音里含了怒气。

    纪如锦想也不想地就否认了:“你什么时候的打给我……呃,那个阿慕……是你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看着男人阴沉的表情,她莫明地就想笑,但是又不敢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是你,左先生又不喜欢太吵,我就挂断了。”纪如锦低着头,忍着,努力地忍着。

    可是,阿慕……这个名字,真的和慕萧寒本人太不搭调了啊!

    前面驾驶室里,易翎也在憋着笑,他也没想到先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

    虽然,他理解先生将名字前面加个阿字是为了什么,但是……还是好可爱啊,有木有?

    “很好笑?”慕萧寒凉凉地问道,声音里充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纪如锦马上坐直了身子,易翎也恢复了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车里,一时间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明天,不准过来了。”慕萧寒突然缓缓地命令道。

    纪如锦愣了两秒,立即瞪大了眼睛:“为什么?明天是最后一场演讲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不准过来就是不准。”看到纪如锦被一个男人亲自送到外面的时候,他就是很不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