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章 待遇升级
    “停车,我要下车。”纪如锦很生气,冲着前面的易翎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没人理睬她。

    她就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慕萧寒,你说过不干涉我的,是你不守信用在先,你让他停车,我要去学校。”纪如锦只好瞪向慕萧寒,她发现自己太天真了,还以为这个男人说话算话,结果,这才几天又故态复萌了。

    慕萧寒眉头突突的跳,说出的话也有些伤人:“要去可以,不过,最好谨守妇道,别哪日传出你和这位左副总统长子的丑闻,这丢的可是我慕家的脸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不敢置信地看着慕萧寒,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出来?

    他当她是什么样的了?

    “慕大少爷,您放心,就算我要和他有个什么,那也是三年后和您毫无瓜葛了,您和您慕家的大脸,我不敢丢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愤愤地回了一句,一屁股移到了门边上,目光转向了车窗外面,秀眉微蹙,十分生气。

    慕萧寒拧起了眉,冷笑:“如此便好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“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纪如锦六点就起床了,虽然累得睁不开眼,但手机闹钟一响,她就从床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,也把慕萧寒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某人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,闭着眼睛,不停打着哈欠往浴室走去的女人。

    揉了揉眼角,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二十分钟后,送她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洗了脸,刷了牙出来,人就完全清醒了,看到同样起床的慕萧寒,有些心虚道:“对不起,把你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完全忘记得天被某人气得差点吐血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吃过早餐,让易翎送你过去。”慕萧寒没说什么,坐着轮椅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纪如锦则去更衣室换衣服,今天是最后一场演讲,左胤说到时候会邀请她上台,所以,她今天要穿得比平时稍微正式些。

    她在衣柜里找了套纯白色包臀裙,七分袖雪纺衫,梳个丸子头,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,觉得少了点什么,又从展示柜里拿出了一个水晶发夹夹上,戴了一对叶片状水晶耳坠,又拿起口涂抹了一圈,这才走出更衣室。

    慕萧寒看到她不同往日的素净,作了一番精心打扮,尤其是那条身上穿的裙子,曲线尽显,还露出一双笔直白晳的长腿,看着真是引人犯罪。

    “丑。”他冷冷地吐出一个字,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纪如锦愣住,走到镜子前照了照,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好,但是,还是征询地问道:“那穿什么好看?”

    慕萧寒神色顿时好看了许多,装模作样地进了更衣室,在衣柜里看了一遍,指着一条牛仔裤和恤衫:“这种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张了张嘴,乖乖地从衣柜里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酒店里,左胤看着她一条牛仔裤,一件印花恤出现时,愣住:“你打算穿这个上台?”

    “嗯啊,他说挺好看的。”纪如锦虽然有点怀疑慕萧寒的眼光,但想到她身上的这些衣服都是他买的,也就没敢反驳。

    左胤听到她口中的那个他,就想到了昨晚出现在酒店门口的那辆黑色捷豹,虽然没有看到里面坐的人是谁,但那个下车为纪如锦开车门的穿着和气质,想来坐在后座的那人定是身份不俗。

    那个人和她是什么关系,是不是就是上次出现在警局的那个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里莫明地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蹙起了眉,看也不看纪如锦,拿起手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纪如锦只觉得莫明其妙,刚才好好的,怎么眨眼就变脸了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的心情捉摸不定,可她怎么觉得这话用到慕萧寒和左胤身上更合适呢?

    上午十一点半,演讲结束,纪如锦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东西整理好,准备找左胤做个总结的时候,黎茉却来了。

    “纪姐,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吧,这几天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听说黎茉接手,也乐得轻松,马上把所有的资料和电脑,还有这几天的行程记录全都交到了黎茉手中,然后离开了礼堂。

    黎茉抱着一大堆东西,看着走得轻松愉快的纪如锦,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她走了?”左胤从后台走了出来,看着黎茉手中的那些资料,脸色渐渐阴沉下来,这女人还真是走得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“嗯,bss,酬劳……”。黎茉看向左胤,征询道。

    按之前和a大协商的,担任这次的助理,会有一笔报酬。

    虽然许老并不是因为这笔报酬才积极为纪如锦争取这次机会,但要是知道纪如锦在左胤身边待了七八天,竟然就这么干脆利落地走了,估计也要气得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左胤没有立即做决定,只是淡淡地扔下一句:“你不用管。”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黎茉站在原地,看着左胤离开,神色变得复杂起来,只是一个星期的时间,bss难道就对纪如锦动心了?

    回到学校,纪如锦倒在床上,米乐乐听说她回来了,立即跑回了寝室,看到她便激动地八卦道:“怎样,怎样?跟着左学长有没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纪如锦十分认真地想了想:“有,我要向他学习,做事认真,有抱负,看着他平时冷冰冰的,在台上还是幽默风趣。”

    米乐乐听完,翻了个白眼:“哎呦我去,你脑子里怎么都装的这些啊,我是想问你,你知道不知道他的私生活啊!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乐乐,你难道对左胤有想法?你怎么可以这样?你不是有二少了?”纪如锦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对他没想法才不正常吧?还有,谁说慕言飞是我的?那种二世祖,我最瞧不上了,还是左学长好,人帅,还那么有能力;

    听我哥说,他这次全国巡回演讲,其实是在为以后参政铺路,明年就是新一界总统大选,凰总统退下来,最热门的总统侯选人就是左副总统和宋副总统。而凰家,左家,宋家这几年都在不遗余力地培养自己的继承人和手中的势力,要是哪天左学长当上了总统,嫁给她的不就是咱们国的第一夫人了?哇哦,想想就好威风啊!”

    米乐乐抱着心,充满了幻想。

    纪如锦听完,淡淡地说了句,立即打破了她美梦般的泡沫。

    “第一夫人不是那么好当的,一举一动都要成为国人的示范,你确定自己能成为那样的人?”

    米乐乐的脸顿时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还是好好地和二少相处吧。”纪如锦又好心地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,除非让我把他给阉了,否则永远都别想好好相处。”说起慕言飞,米乐乐顿时冷笑起来,同里做了个手刀。

    远在工地,吹着空调,啃着西瓜的慕二少莫明地感到裆下一凉,心里一惊,难道是空调吹太多了?

    下午,纪如锦并没有闲着,又去了快餐店打工,直到晚上十点,店里关门了才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慕家,已经是快十一点。

    她刚走到花园,就看到门口坐着一个人,因为没开灯,顿时把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走近一瞧,发现是慕萧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么晚不睡,赏……呃,没月亮。”她抬头看了看天空,发现没月亮,心里只觉得慕萧寒真是有毛病,大晚上不睡觉,坐在外面吓人。

    慕萧寒看了一眼,发出沉冷的声音:“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兼职啊!”她心里发毛,总觉得慕萧寒最近态度有点怪,好像管她管得越来越宽了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男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坐着轮椅转身进去了。

    纪如锦心翼翼地跟在后面,上了楼,慕萧寒指着桌上的牛奶:“还是热的,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纪如锦不疑有它,拿起来一口喝了下去,又看了一眼仍然脸色不好的男人,忐忑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从浴室出来,见慕萧寒已经睡下了,她才松了口气,走到另一边掀开被子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紧张了一星期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,白天又在快餐店工作了一天,纪如锦累得很快就睡了过去,没多久,传来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睡着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,坐起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两分钟,易翎戴着手套,拿着一根针管走了进来,在床边停下,从被子里拿出了纪如锦的手臂,精准地找到血管,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旁边,慕萧寒看到针管里的血渐渐抽满,眉也拧得越紧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纪如锦醒来时,觉得右边的整条手臂都有些酸软无力,还以为是昨天在快餐店里拖地时用力太猛,甩了甩手,走进了浴室梳洗。

    等她出来时,慕萧寒指着桌上的牛奶道:“以后,早晚一杯热牛奶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点了点头,心想怎么她的待遇突然升级了?

    “待会儿恩恩他们要去逛街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慕萧寒想到昨晚从她身上抽走的那一管子血,脸色微冷。

    纪如锦听到慕恩恩三个字,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衣服很多,不用买,我还要去学校。”她才不要和慕恩恩一起逛街,那不是找使么?

    她的反应,令慕萧寒眉头再次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商场,他才知道慕恩恩之前对纪如锦到底都干了些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