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是你偷的
    “你可不可以不要起诉纪家?”纪如锦脑子一抽,突然就蹦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来后,她就立即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我瞎说的,你是不是要用书房?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慌,害怕从慕萧寒的嘴里听到什么刺心的话语,立即站了起来,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不起诉纪家的理由。”慕萧寒没有像昨天那样不悦,淡淡地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纪如锦摸不准他这是几个意思,但还是决定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理由,只是不想被人骂我忘恩负义罢了,更不想每次回纪家都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她毫不隐瞒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,每次踏进兰溪花园,她就会感到强烈的紧张和压抑。

    叶玫的刁难,纪明萱的欺压,纪风柏的冷酷,纪少昀的骚扰,唯独纪老太太会和颜悦色地对她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可要是她威胁到了纪家任何一个人的利益时,纪老太太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是个外人,与纪家毫无血缘关系,所以老太太和纪家人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若非纪明萱做的那些事已经踩到了她的底线,她还会选择继续隐忍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想背负骂名,更不想每次被老太太叫回去时,都要受到一番胆颤心惊的教训。

    慕萧寒倒是没想到她连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找了,直接就将心中的想法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书房里,顿时异常的安静。

    他看着神情忐忑又有些期盼的纪如锦,就想到了昨晚她高烧不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撤销对纪家的起诉,地铁五号线的工程也可以让纪家参与,至于纪明萱想当≈h的首席设计师,只要她能拿下今年的米兰服装设计大奖前三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慕萧寒就这么轻易地答应了纪风柏提出的那些要求。

    纪如锦以为自己听错了,待她看向男人的眼睛时,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只要同意不起诉纪家就可以了,其它的那些要求太过份了,不用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整个人都慌了,慕萧寒并不欠她什么,为什么要答应纪风柏那些无耻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如果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到,纪家也会怀疑我们婚姻的真实性,我更不想让人以为我苛待自己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慕萧寒指了指沙发,示意她坐下,神情很是一派淡然悠闲。

    纪如锦听话地坐回了沙发上,脑子里还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慕萧寒说这是事情……这要是事情,那什么才是大事情?

    晚上,睡前慕萧寒又给她的脚上了一次药,关上灯之后,纪如锦倒是没有了头一天晚上那么害怕,就是心里害羞了好久,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纪如锦都窝在书房里画稿或者看书,腿上的伤也是一天三次地换药,到了第三天就能正常地走路了。

    她闲不住,趁着慕萧寒去公司了,把画的设计稿放进书包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下楼时,又遇到了慕恩恩,还有江媛媛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有说有笑地进来时,纪如锦下意识地就想躲起来,周围没有可躲避的地儿,也只好硬着头皮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纪姐,我们谈谈吧!”这次,找上她的不是慕恩恩,而是江媛媛。

    这位市长千金走到纪如锦的面前,神情倨傲地看着她,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,不是征询,而是命令的语气。

    纪如锦皱起了眉头:“我还要去打工,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打算去以前兼职的快餐店看看还要不要人,好挣了钱把前几天从那张卡里用掉的钱给还回去。

    “打工?呵,难道寒哥哥没给你零花钱么?”听到纪如锦还要去挣钱,江媛媛脸上的笑就热烈起来,眼神充满了嘲讽。

    看来,还真如干妈说的那样,寒哥哥和这个纪如锦是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给了,每个月八百万,这是他给我的卡,但是谁又会嫌钱多?”纪如锦很不喜欢江媛媛这种语气和笑容,脑子一热,就将慕萧寒给她的那张卡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嗬!我哥竟然给你这张卡?”

    霍尔顿黑卡,拿着这张卡,别说八百万了,就是一亿都能毫无顾忌地刷刷刷,全世界只发行十张,可这不仅是钱的问题,更是面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家大哥手上就两张,想到自己曾经为了得到这张卡可是求着说了三天的好话,最终还是白忙活一场,可没想到大哥竟然就这样给了这个女人……还往里面每个月打八百万零花钱。

    她都只有三百万一个月,凭什么这个女人要比自己多这么多,大哥也太偏心了。

    别说慕恩恩了,江媛媛看到这张卡时,一张脸都黑到不能再黑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堂堂市长千金自然是知道这卡的来历,当时,当霍尔顿推出这张卡时,她就厚着脸皮求寒哥哥能不能帮她拿到这样一张卡,不说别的,走出去拿出这张卡时,都得羡慕死一大堆的人,可寒哥哥却说爸爸是市长,她若是用这样的卡会给爸爸招惹不必要的麻烦,她最终只能打消了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可哪知现在纪如锦手上就握着这样一张卡,真是快要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根本不是寒哥哥给你的,而是你偷的对不对?”江媛媛一把就从纪如锦手上抢走了黑卡,然后朝慕恩恩示意了一眼。

    慕恩恩立即反应过来,冲着纪如锦凶狠地叫道:“你这个女人竟然敢偷我大哥的卡,来人啊,这是个偷,快报警啊!”

    纪如锦完全懵圈了,那张卡明明是慕萧寒给她的,怎么到了慕恩恩和江媛媛嘴里,就成她偷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卡还我。”她伸手要抢回来,却被江媛媛啪了一下,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慕恩恩也加入了欺负纪如锦的行列,一把将她推倒在地,还大声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你们快点把这个不要脸的偷给我抓起来送警局去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真怕被送到警察局,那种地方她一个无权无势的人进去,还能出得来吗?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有偷,那就是你哥给我的,你要我给你就是了,你别送我去警局。”纪如锦坐地上站了起来,害怕地退了几步,也不敢再去抢回那张卡,只要不让她进警局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她越是害怕,越是退让,慕恩恩和江媛媛就越是以欺负她为乐。

    江媛媛拿起手机,就拔打了报警电话,顺道在电话时特意说出了自己的身份,意思就是要那头的警察快点过来。

    纪如锦听着,都快吓哭了,她转身就想往楼上跑去,因为她发现,就算是慕恩恩也不敢私自跑去二楼的房间。

    不过,她脚上的伤刚好,哪有慕恩恩行动快,身后的头发就被人一把拽住,疼得她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警察来得很快,十分钟就赶到了,也不由分说地就将纪如锦给带上了警车。

    到了警察局,慕恩恩看着警察公事公办的样子,这才心虚道:“媛媛姐,你不会真的要让她坐牢吧?这要是让我哥知道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媛媛笑了笑,道:“你放心,到时候我们就一口咬定不知道这张卡是纪如锦,以为是她偷的。”

    慕恩恩还是不安心,讨厌归讨厌,但让纪如锦进牢房这种事她还是不敢做。

    “咱们吓吓她就算了吧,别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恩,原本我才是寒哥哥的妻子,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?你放心,她不会坐牢的,顶多就是被关上几天,我只是想出出这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江媛媛心里恨不得让纪如锦从这世界上消失才好,可她不能这么做,但是让纪如锦吃点苦头,她还是可以办到。

    警察根本不给纪如锦争辩的机会,就将她关进了看守所里,同一间监房里,还关着一个神智不清的中年女人,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嗑嗨了。

    纪如锦吓得缩在角落,不敢动弹,只要一点动静都能把她得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迷糊间,她睡了过去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等醒来时,对面的中年女人正一脸凶狠地瞪着她,那神情,恨不得撕了她似的可怕。

    纪如锦快哭出来了,紧紧地抱着膝,防备地看着对面的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,正在飞机上,前往法国的慕萧寒并不知道纪如锦被关在了警局里。

    三天后,米乐乐联系不上纪如锦,迫于无奈,终于打给了正在工地上啃着冰西瓜的慕言飞。

    “姓慕的,你们把阿锦藏哪去了?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把你们慕家给烧了。”米乐乐待电话一接通,就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言飞一口西瓜就从嘴里喷了出来,心情十分暴躁。

    “有种你试试,信不信我拿推土机把你们米家给推平了。”两人就在电话里干起来了。

    等到口干舌燥,慕言飞才累得瘫回了椅子上,没好气地问道:“你刚才说我嫂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米乐乐这才记起最重要的一件事,拍了拍脑门道:“我连着三天打她电话没人接了,你见到她没有?不会是被纪家那群丧心病狂的人给……你是不知道,那个纪少昀,一直垂涎阿锦的美色,总想着对她做点什么,我担心她啊!”

    慕言飞咒了一声,还是起了身往工地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正在岗亭外面的米乐乐正好看到了从里面出去买菜的罗妈,立即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是不是在慕家工作啊?”

    罗妈点了点头,一张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那您认识纪如锦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