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章 什么时候是个头
    米乐乐听罗妈说纪如锦被慕家的三姐慕恩恩弄进了警察局,顿时怒了,立即冲进了警局,可是就是抬她出米家姐的身份,警局也不给放人,连探都不让探视。

    她都快要急疯了,又冲回了学校,直接进了校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老师,阿锦被警察局关起来了,现在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这次不光是米乐乐要找纪如锦,还是因为a大会来一位大人物,京城左家,左氏的当家人左胤在椿城将进行为期一周的演讲。

    而这次演讲学校打算派纪如锦当任这次演讲的助手,一是为了讨好慕家,二是弥补纪如锦最近在学校所受的非议和委屈,毕竟当时学校没有及时压制谣言,校领导还是怕慕家追究。

    而许老师一直把纪如锦当女儿般疼爱,有这种好事落在纪如锦头上,他自然是一百个赞同,可是打了纪如锦好几天的电话也没人接,他只好找到了米乐乐。

    当米乐乐进到办公室时,就见校长和系主任都在,而沙发上,还坐着一位西装笔挺,气势卓然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立即打了个转:“呃,我等会儿再来。”

    许老师却急了起来,一把叫住她:“等等,你说阿锦怎么了?”

    米乐乐只好硬着头皮说了出来,又有些尴尬道:“我去保释都没用,只好过来找老师您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。阿锦她一定不会做那种事的,一定是被人陷害了。”

    许老师很生气,他就不懂了,为什么总有人想要为难一个老实巴交的孩子,难道因为老实好欺负,所以就可劲地欺负?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,警局要是不放人,就找电视台曝光。”许老师是老学究,脾气硬,一身的傲骨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还是我跟你去一趟吧,相信我能解决这件事情。”坐在沙发上一直没有出声的左胤突然站了起来,走到了许老师面前,神情很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许老师看了他一眼,有些犹豫:“还是算了吧,你身份敏感,锦那孩子太老实了,总是受欺负,我不能让她被这么关着,你先坐,要实在等太久就先回酒店休息。不过,你演讲助手这个不能换别人,就定下锦了。”

    左胤眼里有些异样之色,对许老师口中的这个锦顿时有了些好奇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,能让许老这样的顽固派如此信任和看重。

    “不妨事,如果真是被冤枉的,我正好想看看是谁给了警局这么大的权利枉顾人权。”左胤并没有将话说得太满,这也是他一惯的作风。

    许老师并不是那种不懂变通的人,心里当然清楚如果左胤能去是最好,于是也不再推辞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不需要左胤自报家门,警察局局长就亲自出来迎接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纪如锦就被带了出来,米乐乐看着她整个人瘦了一圈,精神也很不好,立即难过地走过去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阿锦,你怎么这么傻啊,就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们吗?”米乐乐心疼得不行,此时,她还并不知道纪如锦在纪家受的那些罪,不然,一定得难过得哭死。

    纪如锦被关了三天,晚上又冻又怕,吃的东西也是难以下咽,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要被关在这里出不去了,心也跟着一点点绝望下来。

    还好……还好,她终于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走出警察局,纪如锦被外面的阳光刺得眼睛发疼,伸手挡了挡,这时,许老师和左胤在一干警察局领导人物的簇拥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锦,就是左先生把你保释出来的。”米乐乐拉着纪如锦就走到了左胤面前。

    纪如锦立即感激地行了个礼:“左先生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左胤看了蓬头垢面的纪如锦,心中有些不以为然,他还以为许老口中的这个人有什么奇特之处,原来也就是一般而已。

    “没事,许老担保,我自然是相信老师的人品。”那意思并非相信她,而是因为老师的面子。

    纪如锦听了,立即又向许老鞠了个躬:“老师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许老见她这幅样子,心里也很难过,但是当着这么多的人,他也不好说什么,只叹了口气:“你这孩子,也忒老实了,先回去休息一下吧,明天再去学校找我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点了点头,就和米乐乐出了警局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就慕言飞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说纪如锦三天没消息,慕言飞飚着车回到家,问了之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,当即就把慕恩恩狠狠地训了一顿,想打电话通知远在法国的大哥,却被慕恩恩抢走了电话,一通求情之后,他最终还是心软下来。

    但也没有再磨蹭,赶紧跑到警局来保人。

    结果等他到了门口就看到米乐乐和纪如锦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慕言飞下车,米乐乐登时爆跳如雷,冲上去就吼道:“姓慕的,你妹的心肠是黑的吧?年纪,怎么端得如此恶毒?她这几天吃得下,睡得着么?就不怕下雨天遭雷劈么?”

    慕言飞很宠慕恩恩这个妹妹,虽然知道她这次做得确实有点过份,但听到别人这么咒自己的宝贝妹妹,顿时青筋凸起,挽着袖子就要揍人:“你这个女人嘴巴太恶毒了,我妹招你惹你了,竟然咒她遭雷劈,看爷今天不教训你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,话还没说完,就被米乐乐的拖鞋给砸中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打女人……今天我跟你拼了。来啊,来啊。”米乐乐也准备打人,踢掉了脚上的另一只拖鞋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她可是从就学过跆拳道的,奖都不知道拿了多少,打架也还没输过,当然,其中不排除有人知道她米家姐的身份而故意放水的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慕言飞动了动脖子,捏着拳头就要真打,旁边纪如锦看到,立即走了过来,站到了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闹了,这是在警局门口呢,难道想跟我一样被抓进去待几天啊!”

    “他们敢……”慕言飞嚣张地指着警察局的牌子就准备口出狂言,却被纪如锦立即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看到左胤和许老师在几位领导的陪同下走了出画。

    纪如锦看到穿警服的就有了心理阴影,立即拉着慕言飞往停在前面的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慕言飞看着她一幅跟受了惊吓的兔子似的,心里内疚极了,但还是停了下来,带着商量的语气道:“这件事,能不能别告诉我哥?”

    纪如锦愣住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委屈是肯定有的。

    她被关了三天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结果,刚出来慕言飞就先替自己的妹妹求情。

    就这是分别,虽然,她也知道自己不是慕言飞真正的嫂子,但心里还是挺不是滋味的。

    但她又想这也是人之常情,她一个外人,别人总不能胳脖肘往外拐啊!

    谁叫她没有爹妈,没有一个这样疼自己的哥哥呢?

    她闷闷地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吧,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可是,纪如锦的这番话不但没有让慕言飞松口气,反而重内疚了。

    “那上车吧,我哥要后天才回,我带你……和那个女人先去吃一顿。”慕言飞捂着良心说了句,再看米乐乐时,却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纪如锦上车时,朝门口看过去,看到许老师和左胤不知道正在和警局的那些人说些什么,她想今天晚上不如做点饺子,明天带去学校给老师吃吧。

    而此时,正在警局门口应付着警察局局长的左胤已经有些不耐烦,甚至后悔特意跑过来一趟了。

    所以,目光朝前面看了一眼,就看到刚才被他担保出来的女孩子上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,是她的男朋友来接了吗?

    既然傍上了一位这么有钱的男人,怎么还被关了三天?

    怕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人吧?

    心里,不禁对纪如锦又多了几分轻视和嫌恶。

    车上,纪如锦并不知道这些,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,心情灰暗无边。

    从那晚在酒店,初见慕萧寒之后,她的生活几乎天天都像是恶梦般。

    可她知道,还没完,一开始,她以为有慕家这座大山,纪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她,可纪家还是以前的纪家,而她却又被带着跳进了一个更加可怕,复杂的大坑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?

    还有那张被江媛媛抢走的黑卡。

    里面的八百万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头就开始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锦,你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米乐乐坐在旁边,看她揉了揉脑袋,担心地问了句,又用手去探了探,发现真的烫手。

    “你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待会儿吃点退烧药就好了。”纪如锦摇了摇头,并不放在心上,在看守所里又冷又受了几天的惊吓,她能撑着出来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慕言飞脸色一沉,抓紧了方向盘,没多久,就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慕家,慕恩恩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,见到慕言飞带着纪如锦回来,装出一幅没看到的样子,继续看得津津有味,心里还盘算着待会儿去找二哥要点钱出去shig。

    倒是慕言飞看到她这幅样子,终于生气了,拉着纪如锦走了过去,沉声道:“慕恩恩,你没看到大嫂回来了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