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腹黑老公,离婚进行时 第52章 到此为止
    慕萧寒却发出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江市长,我看单独谈谈就免了吧,阿锦太善良,我怕她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这话可是毫不留情地打了江钊的脸,想要和纪如锦单独谈谈,用的手段无非就是威逼利诱。

    可他今天既然敢把江媛媛和慕恩恩送到警察局,为的就是让有些人清楚,他慕萧寒身边的人,不是谁都能动的。

    至于纪如锦这个蠢女人,他回去再跟她好好算这笔帐。

    纪如锦见慕萧寒不同意,又乖乖地退了回去,一幅听天由命的模样。

    江钊被当着这么多人拂了面子,脸上的神情是越发地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出去。”可这件事总是要解释的,他不能让自己宝贝女儿真关在这种鬼地方,这要是传出去,他这市长的脸以后往哪儿搁,就是女儿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王局长立即朝手下使了个眼色,马上率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警察甲乙丙丁自然是也是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不相干的人都走了,江钊这才摆起了长辈了架子。

    “萧寒,你何必要把媛媛逼上绝路?看在她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,这次的事情就到此为止,如何?”

    江钊把态度放低了些,以商量的语气,长辈般慈和的微笑道。

    这话却让江媛媛哭得更凶了,她没想到慕萧寒真的会报警,更没想到他为了纪如锦,态度如此强硬,一点情面也不讲。

    “江市长,我说过,和江姐不熟,她仗势欺人可以,不过欺错了对象,阿锦不是没人撑腰,若非今日我正好看到那张卡,到现在还被蒙在骨里,你既然是市长,是民众选举出来的,就该一视同仁,否则民众凭什么相信你会为民办事?有些特殊化还是别搞的好,到时候弄得身败名裂,便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慕萧寒向来喜欢速战速决,已经没有耐性在这里继续听江钊说些他不爱听的废话,索性把话摊开了说。

    江钊当了五年的市长,还从没有被人如此威胁警告过,但是,他知道慕萧寒绝对有这样的本事将他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。

    脸色,瞬间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“寒哥哥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江媛媛听到这些话,也是伤心不已,整颗心都碎得稀哩哗啦的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的慕恩恩,顿时觉得十分解气。

    只有慕言飞听了半天,才恍然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顿时气得想把慕恩恩的脑子敲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屎。

    “慕恩恩,你竟然帮着外人……大哥的钱难道捡的么?几百万就是捐给社会至少还能落个好,竟然就这样被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几天就给花没了,你看看你都认识的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慕言飞的手都戳到了慕恩恩的脑门上了,一脸的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丝毫没看到江钊那张铁青的脸,还有江媛媛那愤恨的神情。

    米乐乐也是啧啧地摇头,心想慕言飞这张嘴真毒……就算心里认为江媛媛贪慕虚荣,也不能在这种地方说出来啊!

    应该发到上去,让所有人都见识一下这种虚荣女的手段之恶毒。

    (某萋:好吧,你们俩谁也别说谁,半斤对八两)

    慕恩恩缩着脖子,一个字都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担心,大哥是不是真的要让把她关进来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就用着祈求的目光看向慕萧寒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却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慕萧寒,你难道连你妹妹也不管么?虽然钱是媛媛花掉的,但是卡可是慕恩恩抢的。”

    江钊怒了,声音也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胡说,我没有抢,卡是江媛媛抢的,我连碰都没碰一下,是她故意诬陷我。”

    慕恩恩气死了,那天她只是负责拖住纪如锦,而卡一直被江媛媛拿着,她连碰都没机会碰一下,现在,江媛媛却硬栽脏是她抢走的卡,真是快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我可以作证,慕恩恩只是抓着我,卡是被江媛媛抢走的。”纪如锦点了点头,她并没有要偏袒谁,只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可这话却让几人纷纷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江市长冷笑:“纪姐,有什么话,你还是想清楚再说。再说了,你和慕恩恩是姑嫂关系,证词作不得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嫂子,可也是受害人,怎么就作不得数了,江市长别以为我不懂法律。”纪如锦讨厌别人吓唬她,许是因为慕萧寒一直维护着她,壮着胆子还击了一句。

    慕萧寒听了,嘴角就勾起了笑。

    江钊眼底闪过一抹阴鸷狠毒之色。

    倒是慕恩恩心里复杂极了,这个时候,大哥不管她,二哥也气得想抽她,反倒是纪如锦敢跟江钊对着干……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,就是江钊气呼呼的甩袖离开了警察局,离开前,慕萧寒还顺道提醒了他一句,女债父偿,被花掉的六百多万希望三天之内,江市长能让人亲自送到慕家来。

    至于慕恩恩,被慕萧寒毫不留情地扔在了警察署里。

    (注:因为某些原因,警察局在这里以后改成警察署,亲们表介意。)

    警察署门外,慕言飞想到慕恩恩那幅要哭出来的神情,心里还是不忍,走到了慕萧寒面前。

    “哥,还是让他们把恩恩放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慕萧寒正要上车,倒是停了动作,转过头,目光清寒:“言飞,当哥哥的护着妹妹是应该的,但你这么做,不是护她,是害她。这件事,我回去再跟你好好算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懒得去看慕言飞那张跟吃了大便似的脸,便被易翎扶着上了车。

    纪如锦见此情形,拉着米乐乐,碎步往后面挪去,她有种不好的预感,回去某人会连着她一些清算。

    所以,先逃为妙。

    但是自以为逃过了别人的眼睛,却不知道这些动作早被某人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慕萧寒看向窗外,正慢慢往后移动的纪如锦,眉头一跳,发出一声冰冷的命令。

    车上,纪如锦忐忑又心虚地掰着手指,一幅像是犯了错怕挨批的模样。

    慕萧寒看着她是又气又怒又想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跟我说?是觉得我不会替你出头,还是从来没想过要跟我说?”

    他心里叹了口气,最终还是没有发火,而是温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二少。”这是她没说的原因之一,更因为她从来就不觉得慕萧寒会为了她一个外人而去惩罚慕恩恩。

    以前,慕恩恩那样羞辱她,给她使绊子,慕萧寒确实是惩罚过她,可不但没有作用,反而换来慕恩恩变本加厉的报复。

    慕萧寒听着她这言不由衷的话,还是没忍住不动怒,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直视自己。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这个?”声音里充满了严厉和不悦。

    纪如锦心想,她要是说实话,慕萧寒会不会打死她?

    还是不要说了吧?

    “真……”。她的话刚才,嘴巴就被人猛地咬住了。

    是的,不是吻,而是咬。

    她吓得魂都没了,瞪大眼睛,脑子里一片空白,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,只觉得肢都无法动弹起来。

    唇上一疼,她终于有了知觉,下意识张开嘴喊疼,却被某人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慕萧寒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只是想惩罚她说谎,却发现,她嘴里有着一股清甜的味道让他难以抗拒。

    啃咬,渐渐变成了亲吻。

    最终,意犹味尽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下次别撒谎了,嗯?”吻完,捧着她的脸,发出温柔的警告。

    纪如锦机械般地点了点头,直到车子在慕家停下,她仍没从刚才在车上发生的那一吻中回神。

    她刚才一定是做梦吧?一定是疯了吧?

    倒是慕萧寒看着她一幅丢了魂的样子,不禁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“过来,推我上楼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“哦”了一声,结果,在上到二楼的过程中,好几次踢到轮椅上的轮子。

    好几次连慕萧寒都觉得一定很疼,可是她竟然没有一点反应,仍是一幅神游太虚的样子。

    到了二楼,纪如锦就傻坐在沙发上,直到米乐乐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锦,刚才你男人在警察署真是太特么帅了,啧啧,只是可惜了那双腿,不然一定由到惨绝人寰……呃,你别放在心上啊!我就是一时嘴快。”

    米乐乐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好听的话,立即道歉。

    “乐乐,刚才……都是真的?”纪如锦脑子里还在嗡嗡地炸响,有些不确定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问题呢,当然是真的。”米乐乐被问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纪如锦伸手就往自己脸上狠狠地“啪”了一下,真疼!

    然后,脸色就猛地红了。

    刚才,慕萧寒真的咬了她……还吻了她啊!

    他干嘛要吻自己?

    纪如锦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,顿时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慕萧寒从书房出来,将一张黑金卡扔到了纪如锦面前。

    “收好,别再笨得让人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纪如锦听到他的声音,莫明地,酥得浑身一抖,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拿着卡胡乱地塞进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慕萧寒怪异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看一看?”

    纪如锦哦了一声,又慌手慌脚地从口袋里掏出卡,却根本没办法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卡上,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?”慕萧寒见她紧盯着手上的卡,却半天没吱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